广东男篮翻译细数篮球场上 为外的说话之道

2019-01-14   阅读:198

  1987年出生的陈广坤是地地道道的东莞人,虽然名字乍听上去与电视剧《乡村爱情》主人公相近、颇具乡土气,但其却是英国留学归来的正经“海归”,更是追逐时尚的潮人,反差强烈。原本他读的国际商务专业与CBA没有直接关系,但东莞这座“篮球城市”的浓浓氛围,却实打实改变了其人生轨迹。

  2015年,阿坤毕业回到东莞,本打算在贸易领域择业,但恰巧当时宏远男篮引入了被称为“全美第一高中生球员”的伊曼纽尔-穆迪埃(目前效力于NBA纽约尼克斯) ,后者在美国极受关注,支摄制组专门来到东莞,记录其在中国生活点滴,恰巧需要一位翻译。

  “当时朋友看到消息推荐了我,因为我很爱篮球,毕竟是东莞孩子。从小玩着球长大,现在还和中学同学有组队,只要有空都会一起打球。”阿坤回溯道:“最后因为种种原因。并没有完成这项工作,但却让我意识到,‘宏远这支冠军队离自己并不遥远’。”

  巧合,那之后不久,宏远俱乐部对外招聘翻泽,阿坤果断投送简历,凭借基本能力以及

  篮球基础,顺利拿到offer(被录用) ,2015-2016赛季开始成为球队一员。

  说到这里有必要介绍宏远是CBA较早配置两名翻译的俱乐部,旨在令外援、外教以最好的状态投入工作:一人主要负责战术,另一人主要安排生活,现在队中,美国留学归来的余竞华扮演前项角色,阿坤则肩负后一任务,具体工作机动性很强、随时交叉,基础业务都必须熟练掌握。

  目前除了一队的外援德莱尼、威姆斯、莫里斯,伊戈尔(助理教练)、克里斯(技术教练)、斯吉塔斯(体能教练) ,宏远俱乐部在二队、三队同样配有外籍教练,这些人来到人生地不熟的陌生国度,离开篮球场回到生活,可以说事无巨细,他们的衣食住行沟通事宜,就是阿坤所负责。

  看似简单,但传达信息并不容易,尤其是精深的汉语对外国人而言更是复杂,稍有不慎便会闹出误会。整天与外援外教们打交道,阿坤的每句话说出去都有直接后果,这也让他几乎有了“职业病”——但凡看到中译英的注释、广告,便要碎碎念一番,想想看这么翻译是不是准确,“其实更多是想自己再翻(译)一下,也能找到更好的感觉。”

  回到专业,阿坤对于CBA的变化也有直接体会,比如本赛季的比赛术语英语表述,将表示“节”的Period 改为Quarter。“这个就很明了,因为Period指的是一段时期,可以很长,而Quarter就是明确的四分之一概念,用在篮球比赛中很准确。”阿坤如此解读。

  最近阿坤完成了一项“筹划许久”的事,作为牵头人,他在微信上组建了“CBA球队翻泽群”,把各支球队的同行聚在一起,聊天解闷也好,钻研业务也罢,这群特殊的工作者确实各自都有着不同故事。CBA每年都会有队医培训,我觉得翻译也应该被安排组织一下,毕竟这份工作也很重要(笑)”阿坤“谏言”道。

  因为在海外的留学经历,阿坤很容易和身边人打成一片。球迷所能看到的,或许更多是外籍球员们在球场上的表现,回到现实生活,阿坤接触到的他们更实:“实际他们和大家一样,都有不同的性格、爱好,相处时间长了大家也都成了朋友。”

  稍加追溯,作为宏远翻译工作到第四个赛季,阿坤结识的这些朋友还真不少。比如上赛季效力宏远,本赛季在福建打球的尼科尔森,就是个语言爱好者。“他去年开始自学中文,每天都会跟我对话,发信息已经可以用简单的拼音交流。”阿坤说道,“再之前的拜纳姆也是一样,也对中文很有兴趣。”

  再有就是唐纳德-斯隆,这位刚刚被江苏签下的球员,之前三次加盟华南虎,后两次都与阿坤有直接交集。“我们队的外援性格都很好,斯隆因为两个赛季(都在一起)也更熟悉,我们经常会通过网络联系,他说我的女儿是他的little niece(小侄女)。”对于这些共事过的人,阿坤个个都很熟悉:“还有布泽尔,他离开宏远以后刚好我陪家人到美国旅游,他还邀请我们一起吃饭,感谢在宏远的工作经历,让我认识到他们。”

新媒体

杜锋:阿联是中国篮球的财富
距离银行队与天津男篮的比赛结束还有3分多钟,随着主教练杜锋的一次换人,场中的易建联缓下了脚步,向场边踱去并朝着

一个街舞少年是怎么成为篮球
半个月前,咱们是冠军写过一篇前男篮队长带着俩闺女参加耐克Rise Academy篮球训练营的事儿,很多朋友在后台问我这个训练营

篮球——CBA:浙江稠州银行对
11月16日,新疆广汇汽车队球员亚当斯(右)在比赛中进攻。 当日,在2018-2019赛季中国男子篮球职业联赛(CBA)第12轮比赛中

篮球是中国第一大运动?“
随着互联网大会在乌镇落下帷幕,数字化的概念已经越来越深入;而在距离乌镇一千多公里外的,以数字技术为主题的腾讯体